<th id="z91kt"></th>
<dd id="z91kt"></dd>
<strong id="z91kt"><address id="z91kt"></address></strong>
<th id="z91kt"></th>
  • <li id="z91kt"><acronym id="z91kt"></acronym></li>
    1. <dd id="z91kt"><center id="z91kt"><noframes id="z91kt"></noframes></center></dd>
    2. <li id="z91kt"><acronym id="z91kt"></acronym></li>
      秦文。合MF代音樂的音響背后 是有深厚情感的
      2024-02-01 08:25:48     中國藝術報    【字體:

        《昨日的草原再被照亮——秦文琛的音樂》藝術訪談暨新書首發式舉行

        秦文。合MF代音樂的音響背后是有深厚情感的

        《昨日的草原再被照亮——秦文琛的音樂》書影

        作為一部聚焦作曲家秦文琛創作的專題性圖書,近日出版的《昨日的草原再被照亮——秦文琛的音樂》精選了近年來學界關于秦文琛新創作品的代表性研究成果,收錄了大量作曲家提供的關于其藝術活動的珍貴史料性文獻,不僅讓樂迷得以透過多維視角的闡釋和解讀走進秦文琛充滿豐富藝術靈性和嚴謹技術魅力的音樂世界,更為讀者了解中國當代音樂創作和學術研究提供了生動案例。

        1月21日,由中央音樂學院出版社主辦的《昨日的草原再被照亮——秦文琛的音樂》藝術訪談暨新書首發式在國家大劇院藝術資料中心舉行;顒右浴蹲蛉盏牟菰俦徽樟——秦文琛的音樂》一書的出版為契機,聚焦秦文琛受多元文化影響的獨特音樂語言和成長經歷,展開藝術訪談。作曲家秦文琛、音樂美學家周海宏、琵琶演奏家蘭維薇受邀出席活動;顒佑伞度嗣褚魳贰冯s志副主編張萌主持。

        張萌從2006年《人民音樂》刊發的周海宏撰寫的一篇評論《宏大的悲歌——關于秦文琛作品的斷想》談起。文章寫道:“嗩吶協奏曲《喚鳳》是我聽到的秦文琛的第一首作品,當時就被音樂催人淚下的強烈感染力打動了。有許多現代音樂作品令人討厭——虛張聲勢,雜亂不堪,標題貌似深刻,而真正落實到聽覺與感受上的價值少之又少;有許多現代音樂作品令人喜歡——精致、嚴謹、變幻莫測、想象力超群,作品中充滿了‘感性的智慧’與聽覺的滿足;然而真正催人淚下的現代音樂作品則是鳳毛麟角。秦文琛的作品有這樣的力量!”張萌認為,《喚鳳》這部氣勢磅礴、感人至深的作品及《宏大的悲歌》這篇敏銳深度的評論,在近20年間經受住了時間的檢驗。

        周海宏結合音響簡明扼要地對西方音樂不同時期的審美特征進行概括,他認為,“歷史長河中音樂表現人類精神世界的邊界愈寬廣,音樂體現作曲家革新邊界的表達就愈豐富;诖,聽眾或許能夠更好地理解秦文琛的音樂”。隨后,周海宏以《太陽的影子X——天空》《合一》為例,探討了秦文琛使用人聲與器樂追求音響本體的可能性,以及最終形成的無限細密、豐富多樣、充滿極致可能的音響空間;又以《五月的圣徒》《喚鳳》為例,展示了秦文琛在描繪某種想象與知覺時的敏銳與獨特格調。從秦文琛的音樂到中國現代音樂,再到現代音樂的類型創作,周海宏為現場聽眾帶來了生動的感性體會與聆聽類型的邊界拓展。

        蘭維薇從自身演奏實踐出發,從《偃樂賦》到《合一》再到《太陽的影子Ⅳ》,梳理了秦文琛對民族器樂創作的創新之路,并探討了秦文琛在充分解構傳統民族器樂語言后進一步解構自身已有技術的前行之路。結合《琵琶辭》與《行空》音樂片段的現場演奏,她分享自己在演奏秦文琛作品時的所思所得以及遇到的挑戰,細致講解了《琵琶辭》中精巧泛音技術的“謎題”,以及琵琶泛音語言重構中的情緒張力,為觀眾帶來了新穎的聽覺體驗與理性認識。

        活動現場,秦文琛分享了自己的創作方法——“追逐著聲音”構建獨特的聲音世界。他細致聆聽生活中的種種聲音,進而細化到具體音高。例如《琵琶辭》中對泛音的“追逐”,就像從晶瑩露珠折射出的光芒,到涓涓細流,再到一瀉千里、磅礴入海,這個氣息在不斷地展開和發展——如此“追逐”出自己琵琶作品泛音世界的極致。同時,秦文琛強調,音響本身是一種藝術,但其背后仍有深厚的情感積淀,藝術到最終還是要上升到精神層面,“作為一名作曲家,他的心靈應該是飽滿的,他要言之有物,他要對世界有話要說。作為現代音樂,我希望音響的背后是有深厚情感的”。

        秦文琛將自己心靈上的飽滿與情感的厚重歸功于童年時在草原上生活的經歷。“我的家鄉在遙遠的鄂爾多斯草原。當年我在上海音樂學院讀書,如果我第一天從上海出發,第四天的晚上才能回到家里。草原的冬天非常漫長,每年有四個月是地凍三尺的天氣。當地所有家族都有樂器,草原上的人就靠著家族式的音樂活動來度過漫長的冬季。我是聽著民間音樂長大的,草原給了我深厚的力量。所以如果說我的音樂是廣闊的、有力量的,那么這是那片土地所賦予我的。”秦文琛回憶道,“草原上的人每到夏季就要去游牧,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難免會感到孤獨,所以蒙古族的民歌里總是有一種孤獨感。有人說我的音樂里也有一種孤獨感,我說有可能吧——這種孤獨是與生俱來的。當我的同齡人可以熟練演奏鋼琴的時候,我正拿著一把二胡在草原上放羊。”

        “有些作曲家的腦袋就像一個轉軸,四處張望,會想怎么寫能‘取悅’觀眾。但是我看到秦文琛的眼睛是‘直的’——就像一個小牧童,看著遠方的白云、藍天,在草原上。秦文琛的音樂世界似乎很少有兒女情長,那里邊只有他自己和自然的關系。面對如此宏大的、讓人敬畏的自然,作曲家無比糾結,他試圖在作品中處理人與自然的關系。”周海宏認為,秦文琛的音樂極為真誠,并最終顯示出一種質樸的氣質。蘭維薇以琵琶協奏曲《行空》中搖指技術的邊界拓展為例,展現作曲家如何在他的音響世界中構筑人與自然的真誠情感。

        藝術訪談的另一個話題圍繞中央音樂學院出版社出版的《昨日的草原再被照亮——秦文琛的音樂》展開。張萌認為,這部新書是當代中國音樂創作與理論評論深入啟發互動的范例,在某種程度上對當代聽眾理解秦文琛、理解現代音樂,并提升自身的感性智慧提供了更多可能。蘭維薇以音樂評論者的身份分享了自己兩篇被收錄文章的寫作歷程,她認為自己的演奏被寫作系統化,寫作也輔助她完成演奏思路的自洽。周海宏認為,《昨日的草原再被照亮——秦文琛的音樂》一書中體現著音樂文化的底層邏輯,建議聽眾或許可以跳出純粹的技術分析,思考書中所收錄文章的不同文化視角,“于無聲處聽驚雷”。秦文琛分享了此書從內容到設計所付出的幕后工作,對中央音樂學院出版社的出版品質給予高度評價。

      關鍵詞 :現代音樂
      >>>更多精彩內容請進入河北省文藝網<<<
      打印 收藏本頁
      稿源 : 中國藝術報      責任編輯:趙若熙
      相關新聞
      友情鏈接
      網站簡介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監督電話

      主辦單位:河北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冀ICP備16029069號-1  冀公網安備 13010502002019號  技術支持:長城新媒體集團
      最佳使用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議使用微軟公司IE9或以上

      国产午夜精品91久久影院无码_卡一卡二高清无码区_欧美韩日本一本交道免费_国产精品秘 入口久久熟女
      <th id="z91kt"></th>
      <dd id="z91kt"></dd>
      <strong id="z91kt"><address id="z91kt"></address></strong>
      <th id="z91kt"></th>
    3. <li id="z91kt"><acronym id="z91kt"></acronym></li>
      1. <dd id="z91kt"><center id="z91kt"><noframes id="z91kt"></noframes></center></dd>
      2. <li id="z91kt"><acronym id="z91kt"></acronym></li>